您现在的位置: 学院首页>>校庆专栏>>校友风采>>正文

徐汝波:“我很怀念我的班集体”

2010年07月16日 00:00 魏绍和 点击:[]

记者前不久赴大连采访校友徐汝波时,徐汝波说:很多同学和老师几年不见了,我很想念我的同学和老师,我很怀念我的班集体,我就说说我当年的班集体吧。

  徐汝波,1980年考入青岛科技大学化工仪表自动化专业,1984年毕业分配到大连工作,现任大连维纳电控设备有限公司总工程师。

徐汝波说,我们仪表801班是个很特别的班级,我们这个班班风好,心很齐,大家很团结,很有凝聚力,当时被评为山东省优秀班集体。当时我们的班长是王文哲,团支部书记是韦殿华。

  当年学校的学生少,教室比较充足,一个班级一个固定教室;毕业时,我们教室后面的黑板墙上,上下两排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状:有学院竞赛的,有田径比赛的,有球类比赛的,有卫生评比的,有歌咏比赛的,有精神文明的……几乎包括了学校里面所有的各种各样的荣誉,该有的荣誉我们班基本上都有。毕业时,韦殿华同学留校当辅导员,这些奖状都转移在了他的宿舍,堆了韦殿华满满一宿舍奖状,不知道韦殿华后来怎么处理的这些奖状。我当时想,我们一毕业,这些奖状用处不大了;但是,当时我们教室后墙上挂满的奖状,那是其他任何一个班级都没有的。

  为什么说我们班团结?我说一件小事你就可以感受到。

  当年,我们班有一位来自胶东的同学,夏天活动完了之后冲凉水澡,一下子受了凉,得了病,趟在床上不能动;当时,我班同学们从后勤部门借来一辆地排车,轮流用地排车拉着他上当时的青纺医院去看病,我去过几次,王文哲、韦殿华都去过。这位同学得病后躺在床上不能动,行动不便,都是我们同学给他打饭吃。大小便怎么办?除了上课时间之外,他在宿舍的近一个月时间里,都是由我们同宿舍的韦殿华同学背着他上厕所大小便,课间操韦殿华还专门回到宿命背他到学校保健科做理疗。

  这位同学后来感觉在青岛治病治不出个名堂来,老家来人了,把他接回家治了小半年病。回到学校后功课拉下了,怎么办?基本上是同学们帮他补习的功课,大家都希望他不要留级、舍不得同学留级。我们有几位老师也帮他补习功课,其中,高等物理是贺志年老师专门给他补习的。经过补习,这位同学把两个学期的七门功课一次考了下来,四门优秀、三门良好。

  我们班的学习风气非常好,同学们都不想由于自己的学习不好而拖累了班级的后腿。记得有位女同学,有一门考试不及格,难过了好几天,还流了很多眼泪。四年下来,我们班的同学只有4人次考试考查不及格,这在学校里是很少有的。

我说我们班风好,跟全班同学的精神状态有关,跟我们的老师也有关。给我们任课的有一批好老师,其中,英语教师连富英是我最怀念的老师之一。

  当年,我们来自农村的同学,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在中学并没有学过英语,至少占30%的同学,连26个英语字母都读不好。连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英语课,一开场先自我介绍,然后连老师首先请没有学过英语的同学举手。结果,有七八个同学举了手。我来自农村,没学过英语,也举了手。我很“荣幸”地被连老师第一个点名叫起来背诵26个英语字母。我根本背不过26个英语字母,发音不准,甚至可以说发音奇特。我站起来背到ABCDEF……,后面的单词背不过来了,那种发发音,乐得全班同学开怀大笑。

  连老师说,没学过英语不要紧,咱们从头来。连老师跟大家商定,凡是没有学过英语的同学,每周五下午由她来给补课。此后,连老师每个星期五下午都给我们补课,有时候还拿出星期天给我们补习,一个学期没有间断过。

  连老师对学生很负责,能做到这一点,很不容易,谁的家里没有点事儿?她在学生身上花的时间真的不少。连老师拿出时间给同学们补课,使我们很快跟上了英语学习的进度。我最忘记不了的就是连老师。

  成瑞钦、孙子俊、路建平老师先后担任过我们班的辅导员。一入学,辅导员是成瑞钦老师。成瑞钦老师很细心,她很关心同学,经常到学生宿舍走动。记得班里有一位同学家庭生活特别困难,冬天没有被子盖、夏天没有蚊帐挂,都是成瑞钦老师想办法给他解决的。

  我们班什么都“厉害”。但是,足球和排球的有力对手是化机走读班。我们的排球打胜过他们,夺得过全校冠军,足球基本上打不过他们。为什么?因为,化机走读班的都是青岛人,他们班有的同学从小就踢足球、打排球,他们班足球可以说在当时学校里面“天下无敌”,一直是全校班级比赛冠军。走读班有四五个校足球队的,我记得当时图书馆于馆长的儿子就是足球队的;我们班只有谭思明、翟金勇二人是校足球队的,连我这样在中学从来没踢过足球的,也成了班级足球队的主力。当时学校有一股足球热,为什么,因为我们校队是山东省大学生足球冠军,在全国大学生足球赛中也获得第七名。所以,当时学校里很多同学对踢足球很喜欢,很“痴迷”。如果有机会能见到当年化机走读班的同学,很想跟他们聊聊我们当年一起踢足球的时光……

  在校期间,我们自动化系的领导王东省、邬齐斌一直对我很好,毕业多年后回校,他们见到我竟然都能叫上我名字来。

  毕业20周年的时候,我们班当时32名同学,回校聚会的就有27人,除了有事情回不来的都回来了,看出我们班同学心齐了吧?聚会的时候,大家商量给学校留个纪念,于是,大家在学校里一人栽了一棵树,形成了一个小林子,在学校选了一块大石头,请我们当年的高青老师题写了“寸草”两个字刻在了上面,喻意“悠悠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,以此表达我们对母校的浓厚感情和眷恋。

  徐汝波说,学校明年就是校庆60周年了,他希望校庆60年的时候,能见到他所有的的同班同学和老师。

关闭